一路凡尘

第409章 准备开业和耍心眼的柳侠

类别:99uu优优 作者:一叶苇 书名:一路凡尘

    离“五一”长假还有三四天呢, 荣泽繁华路段大大小小的商店就已经把各种促销标语糊得满头满脸,街头巷尾散发着浓浓的节日气息, 而各个单位被这股气息搅得人心浮动,大家都无心恋战, 对假期望眼欲穿。

    晓慧比一般人更急切些,可她人实在走不开,就只好每过半个小时左右给柳钰或柳魁打个电话——没办法, 柳川会议多, 她觉得开会时候接打电话不合适。

    不怪晓慧爱操心, 实在是荣泽这种小地方,繁华热闹的也就市政府周围那一片,而他们的新店开在周围还有很多农田的泽河路东段, 连装修和送货的工人都嫌远, 会有人掏钱买罪受一般地跑到这边买东西吗?

    “……嗯嗯, 我知,三嫂你放心吧, 没啥人扔,大部分拿住以后都会看……嗯, 大嫂俺俩跟她们说哩可清楚,要是态度不好就扣钱……微波炉?哦,微波炉将打电话, 快到收费站那儿了,大哥已经过去等他们了……没事没事,金环姐跟卫东哥将已经到了, 跟花云还有她男朋友搁店里一起帮忙招呼咧,店里人手足够……哦哦,那中,三嫂再见。”

    收起了电话,柳钰重重地吐了一口气,他本来对家电城信心十足,这会儿被晓慧焦虑的情绪感染,忽然感觉有点心里没底了。

    不过,柳钰的担忧只持续了几十秒,想起柳凌、柳侠和毛建勇几个人对家电城前景的预测,他马上又精神抖擞地站在马路牙子上继续发宣传彩页了。

    他一边给发,一边还瞄着周围几个临时雇来的小姑娘,提防着她们为了早点完成任务给同一个人发好几张。

    虼蚤也是肉,一张彩页差不多一毛钱呢,大哥一下就印了五千张,柳钰想想都觉得肉疼。

    如果一切正常,柳钰此时应该正在去海都送货的路上,可小莘的婚纱摄影店和柳川的诚厚家电城要在“五一”当天同时开业,柳钰热血沸腾,哪会有心情往外面跑。

    最近一个多月,除了有外地的客户到厂里实地察看时柳钰会回望宁一趟,其他时间他都在荣泽和柳魁一起忙活柳川的新店,厂里的事情全部交给了柳淼和建宾。

    这次去送货,就是建宾和柳垚一起押车。

    柳钰觉得自己虽然干活还行,见识却有限,所以在做生意和工厂的管理上,他经常主动征求柳长青的意见,家里其他人的建议他也都会认真考虑。

    比如外出送货,虽然路途辛苦,但对从柳家岭出来的年轻人来说,却是难得的见识外面世界的机会,他们每一个人都对外面充满好奇,于是,柳钰在自己把前期工作做好、保证客户稳定之后,就让其他人轮番出去送货,还允许他们在外面适度游玩。

    这次柳钰心情特别好,他让建宾和柳垚交完货后,可以去海都附近几个著名城市逛逛,一周之内赶回来就行。

    国家有明文规定,机关事业单位正式人员不得从事第二职业,柳钰原来从没想过这个规定和自己家的人有什么关系,后来,他见的人、经历的事情都多了,心里开始有点不安。

    柳钰知道荣泽公安局上上下下都很跩,荣泽县城一般人有辆山地自行车都很嘚瑟的时候,公安局大部分人骑摩托,等其他人开得起嘉陵江了,公安局的人又换成了进口摩托或面包车,甚至还有人几个买了小轿车,像马小军,现在开的就是辆白色本田。

    柳钰因此常常一边为三哥憋屈,一边为三哥担心,憋屈三哥当了队长还没有一个合同工跩,被一些狗眼看人低的势利眼背后挖苦嘲笑;担心三哥万一把持不住学了马小军那样——他们家可是没有一点靠山的,如果有一天被人发现,三哥肯定要出事。

    后来,柳川有了个小店,生意不错,柳钰稍微踏实了些。

    而现在,柳川马上要有个大型专卖店了,虽然和原来那个小店一样,营业执照上是柳魁的名字,但柳钰一点都不担心有一天会因为这个名字发生什么纠葛,大哥只怕恨不得贴着钱能让三哥的后背踏实稳定呢!

    柳钰开心还有一个原因,三哥的这个店,他也是出了一份力的。

    当初除了三哥以外的几个兄弟在一起商量先给三哥买下店面时,他也参与了,计划凑钱的时候,他跟大哥和幺儿唇枪舌剑大战三百回合,最后到底出了二十万块钱,而这二十万,他原本是打算偷偷给怀琛,让他帮忙给小凌在警大附近买套小房子的。

    当初往外拿这二十万的时候,柳钰其实有过纠结,柳凌天天花两三个小时在上下班的路上,夏天还好,冬天时候实在让他心疼。

    不过他记得柳凌前年就跟他说过,三哥现在的职业和职务风险很大,必须尽快让三哥有个正当的赚钱渠道,这不仅仅是为了让三哥在人前有面子,更重要的是堵住别人把柳川拉下水的心思,而柳钰影影绰绰知道,柳长青一直以来也有类似的担忧。

    所以,柳钰现在铁着心要把柳川的店往最好上努力,至于小凌的房子,他加把劲再干一年,然后幺儿再稍微添添,差不多就有了。

    小凌不但有了个特别好的铁饭碗,还成了博士,老了还有小萱伺候;

    大哥的小家现在衣食无忧和乐美满;

    二哥和猫儿和好了,他和猫儿以后可以保证二哥和父亲生活无忧;

    一直让他依赖又担忧的三哥现在不仅家庭美满事业顺利,经济上也有了底气……

    柳钰心里不藏事,三哥身后的隐忧被解决,他比当初自己把厂子办起来还要舒心,人美得几乎要飞起来。

    各处扒拉着算算,七凑八赶,他现在差不多也算是身家百万的青年企业家了,站在大街上发传单一点不觉得掉分,还发得心花怒放。

    对着路人诚恳又热情地发完了自己手里的宣传单,柳钰让一个责任心比较强的女孩子看着这一组几个人继续发,自己骑上自行车往广场跑。

    小莘和林洁洁正在广场搞一个形势很大的开业优惠宣传活动,同时也是和柳川的专卖店共同的联谊活动:5月1号至3号,凭诚厚电器专卖店的□□,到丽人婚纱摄影店可享受折上再打8.8折的优惠;凭丽人婚纱摄影店的□□,到诚厚电器可以享受折后再减□□面额1/10现金的优惠。

    这个两店联动的宣传活动是柳岸的主意,他说,任何商业行为的发生都必须以客流量为前提,而买东西去商业区(商店集中的地区)几乎是所有人的习惯思维,因为这样才会有更多的选择。

    荣泽东区现在刚刚进入开发期,商户很少,客流量则根本谈不上,这种情况下,就得人为地制造出一个商业区的氛围,家电城和婚纱摄影店虽然听上去风马牛不相及,但如果宣传得当,应该可以得到1+1>2的效果。

    而二和三,虽然看起来好像只是一个数量单位的差别,三在一般人的感受里却是具有群体效果的。

    如果说这个群体效果不能肯定,那,两家完全不同领域的高档店同时在冷清的新区开业,还愿意提携彼此的生意,这多少算是噱头吧?

    虽然噱头通常不具备持久性,但至少聊胜于无吧?

    柳岸的这个想法,大家都觉得可行,柳侠又征求了朋友们的意见,经商经验丰富的毛建勇首先肯定了这个想法,然后他又提出,小蕤的婚纱摄影店和柳川的电器商城走的都算是中高端路线,所以从前期宣传开始,就要把“高端”这个特点体现出来,宣传活动中,各种道具一定要一看(仅只是看)就很贵,一定要使用青春靓丽妆容精致普通话标准的女孩子,中老年大叔大妈们就暂时回避吧。

    小蕤和林洁洁严格按照柳岸和毛奸商的指导办事,雇佣的传单发放人员除了夸自家,还会真心实意地夸合作商(听起来是不是非常高档?);化妆师和前台接待都是从原城招聘的,两个打杂的女孩子都是高中毕业,人长的也高挑顺眼,至少在荣泽人眼里,这两个女孩子是很洋气的。

    柳钰到了广场后,没有上去和小蕤跟林洁洁搭话,而是站在旁边围观的人群里观察情况。

    接待处十几张铺着漂亮金丝绒桌布的桌子坐满了人,而这些人一看就是在真心咨询拍照的事,而不是占了凳子休息,如果这一波人都去拍,哪怕都只拍最便宜的199元套餐,小蕤五月份也能实现收支平衡,而不是原来估计的前三个月准备赔。

    正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和一对恋人交谈的小蕤无意中抬头看到了柳钰,对着他露出个大大的笑脸,还跟他比了个大拇指。

    柳钰也开心地笑起来,他摆手示意小蕤好好招待顾客,不用管他。

    看着小蕤把收据本放在那对恋人跟前,柳钰正打算去买瓶水和,突然感到腰间一凉。

    秀梅带着个白色的大荷叶边帽子,笑嘻嘻地把一瓶雪菲力塞到柳钰手里:“喝口水吧孩儿,看你嘴上都起干皮了。”

    柳钰拧开瓶盖,咕咚咕咚一口气灌下大半瓶,说:“ 这么多人问,付钱哩多不多?”

    秀梅灌下一口橙汁,和柳钰一起来到马路边一个树荫里:“五一那天订了俩录像跟跟妆哩,都是八百;照相订了三十多对了,大部分都是399跟699哩套餐,仨199哩,俩999,一个1999哩,现在跟洁洁说话那一对,晌午就来了一趟,女哩非要1999哩,男哩有点各思,他家可有钱,就是他妈老厉害,他怕他妈嫌贵。”

    柳钰伸长脖子看了看那一对恋人,然后十分嫌弃地说:“一辈子就结一回婚,人家那妮儿长哩还恁漂亮,一千多块钱都不舍得花,我要是那妮儿,不照就不跟他结婚。”

    秀梅强忍着没有放声大笑:“那小钰,要是这店不是咱家开哩,玉芳想照,你会给她照1999哩?”

    “唵?”柳钰被将了个措手不及,眨巴了好几下眼,才说道,“咱家不是没钱嘛,要是我有一千万,后头再加个9我也照。”

    秀梅戳了柳钰脑门一下:“我就知,就您弟兄几个,能照个199哩就不赖了。”

    柳钰看看附近没人注意他们,才小声说:“我左觉得钱花这上头老冤枉,又不当吃又不当喝哩。”

    秀梅把喝完的饮料瓶塞进包里说:“我就知你是这样想哩,不过好在店是咱家哩,秋后等玉芳生了,身材恢复了,您俩随便照。”

    柳钰呵呵傻笑,指着那个大概一米半高、竖在路边当广告的、黒德清和杨柳的一组照片说:“我待见那几张。”

    又指了指小蕤身边一个,“还有那一张。”那一张是毛老板单膝跪地在向那辉求婚,这张照片的设计不但完美地掩盖了毛老板身高的缺陷,还把他照得年轻了至少十岁,;而穿着洁白婚纱的那辉,看上去真的是美如天仙,优雅、美丽、圣洁。

    秀梅最喜欢的是黒德清和杨柳穿着古典中式喜服那一组,她十分豪气地拍了拍柳钰:“中,到时候,你跟玉芳就照白婚纱那种,我跟您大哥俺俩穿大红衣裳。”

    前几天实在太忙了,大家基本都在街上吃饭,柳魁和小蕤都有点上火,今天正式开始宣传,家电那边的货也基本到位,反倒清闲了些,秀梅看小蕤和洁洁完全能罩得住这一摊子,决定回家做一大锅绿豆稀饭送到店里去。

    柳钰和她骑着自行车在荣泽商场门口分开。

    柳钰还要去挨着检查另外几条路上发宣传单的情况,然后等一批傍晚到达的电冰箱和大约半夜到达的电视机,这两拨活儿干完,估计天也就快亮了。

    柳钰知道,他为了柳川的店这么操心费力,肯定有人说闲话,不过他一点都不在乎。

    前两年在望宁,就有对他们两家关系一知半解的人说他和大伯一家现在的亲密无间是他们这边上赶着巴结的结果,柳钰开始也难受过,不过,当大哥和大嫂把望宁街一个公开编排他的人当面噎了个乌眼儿青、回过头大哥嫌他窝囊废连自己家都不敢维护劈头盖脸把他训了一顿之后,柳钰就从心底真正释然了。

    柳侠从高速上下来就打开了窗户,原色路上熟悉的景色和味道让他安心,他正寻思着是先给五哥报平安还是先给大哥报食谱的时候,远远看到一个站在路边打电话的背影十分眼熟。

    柳侠心里一阵高兴:真是天助我也。

    原来,柳侠这次回来,除了接几个小家伙去京都玩,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执行一个他惦记了很久的计划:拿下四哥。

    这个计划是柳侠从知道猫儿是同性恋的震惊中冷静下来之后就开始筹谋的,其紧迫性仅次于说服二哥柳茂,排在第二位。

    这个“拿下”包含了两个意思:一,洗脑四哥,让他发自内心地承认同性恋是合理的(至少猫儿的同性恋是合理的),并要求将来东窗事发时他必须无条件站在猫儿这一边。二,说服四哥,让他尽快再生几个孩子,让二叔这一支的人丁繁茂兴旺起来。

    柳侠的这个决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

    柳钰是柳长春、柳茂在血缘和感情上都最亲近的亲人,目前,柳长春这边,家庭结构完整的柳钰和玉芳夫妻俩,是支撑起柳长春这个大家庭生存质量和美好生活氛围的中流砥柱,所以,柳钰现在对家庭事务的态度,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甚至左右柳茂和柳长春的态度。

    柳茂对猫儿的态度柳侠已经无需担忧,但柳长春做为观念十分传统的老一辈,柳侠可以想象猫儿是同性恋这件事对他的打击有多大,唯一可以抵消这个打击的,恐怕只有让柳钰儿女成行这一个办法了。

    而恰好,四嫂玉芳十分喜欢孩子。

    生下柳若虹后,柳钰就想让玉芳去结扎,玉芳却充耳不闻,她不止一次说过,她想生五男二女,这样她和柳钰老的时候,就能像现在的柳长青和孙嫦娥这样,享受儿孙绕膝的幸福了。

    所以柳侠的这个计划,是建立在他对四哥柳钰和四嫂玉芳的深度了解之上的。

    柳侠的这个计划其实早已展开,他之前已经用各种方式给柳钰敲了好几次边鼓了。

    刚过完年时,柳钰去井方市送过一次货,他顺路到京都停了几天,当时柳侠正好也回京都去收两个工程的尾款。

    一天中午,柳侠趁着柳钰睡着,偷偷把一本他从路边摊上淘来的《孽子》放在了柳钰枕边的一摞杂志上面,柳钰醒了之后果然看到了,他神经比较粗,看了全书的三分之一,才发现小说写的好像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感情故事,柳钰当时应该是完全懵了,要不他不能做贼似的把书藏在怀里跑进柳侠房间问他书是哪里来的。

    虽然有时候比较二,但在大事上,柳钰是很有做哥哥的原则的,如果他当时清醒,绝对不会让在他心目中还是个对感情感情不开窍的生瓜蛋的柳侠看那种东西的。

    柳侠当时也是一脸懵圈相,表示自己从没见过那本书,还问柳钰书里写的是啥,等柳钰脸红脑胀吭吭哧哧半天,终于说明白是几个男孩子因为待见跟自己性别一样的男人被家长抛弃后,柳侠一副兴味索然的模样说:“我还当啥咧,不就是俩男人谈恋爱吗,有啥不好意思说哩!”

    柳钰被柳侠淡定的模样给唬得完全摸不着头脑,两只眼睛瞪得差点脱眶地问柳侠:“你你你,你哩意思是……俩男人……谈恋爱……可正常?”

    “对啊。”柳侠漫不经心地说:“七几年美国跟欧洲哩医学专家就已经确定同性恋不是病了,美国,还有欧洲可多国家都给同性恋从精神病里头除掉了。现在,欧洲好几个国家哩法律都规定同性恋也能结婚,美国也有好几个州正准备立法咧。也就咱这儿哩人没见过世面,听说同性恋才会大惊小怪。”

    柳钰抓狂:“可是,可是,男人不待见女哩,却去待见跟自个儿一样硬邦邦、一点看头都没哩男哩,咋说都不正常吧?肯定是有毛病啊。”

    柳侠白眼珠看人:“照你这么说,那就只有女同性恋才是正常人了,待见男人哩女人也都不正常有毛病。”

    柳钰被柳侠的神逻辑给堵得倒抽气,可反驳的话就得自打嘴巴,所以他半天没说出话,最后好不容易才又找到个理由反击:“俩男人没法生孩儿呀!”

    柳侠简直要拿鼻孔看人了:“你待见俺四嫂就是因为她会生孩儿?要是这样,当初俺四嫂您俩结婚两年多俺四嫂不怀孕,你却不跟她离婚,还说她就是一辈子不会生你也会待她好,那你是不是也不正常?也有毛病?

    哎呀四哥,我不跟你说了,我今儿才知,原来你是这种人,你娶俺四嫂,就是因为她长哩好看又会儿生孩儿,要是她不好看不会生孩儿,呵呵……我下回回去就跟俺四嫂说。”

    ……

    那天,柳钰被柳侠给数落成了乌眼鸡,又是起誓又是赌咒,深刻地反省了一番自己见识浅薄思想狭隘观念落后,柳侠才放过他。

    在柳钰返程时,柳侠又特地交待他,让他不要在几位长辈面前说这件事,免得家里人以为柳侠是同性恋。

    柳钰答应得信誓旦旦,恐怕表现出一点点犹豫,柳侠就会找玉芳告恶状。

    柳侠敢对着柳钰冒这样的险,是因为他十分了解柳钰,他知道四哥心性宽厚豁达、对自家人绝对信赖,并且内心非常孝顺。

    和许多“门里大王”相反,柳钰在外面,不管是对人对事还是谈生意,都表现得精明强干,特别有主见;

    可一旦回到了自己家,柳钰马上就软面团似的,任人搓扁揉圆,一点脾气都没有,偶尔在某件事上和其他人看法不一致,只要对方强硬坚持,柳钰哪怕再不理解,他也能找出理由说服自己对方的想法更有道理。

    柳侠知道,这并不是四哥性格软弱没有主见,而是因为他心大,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根本没想过要和自己家里人计较长短,同时,也因为四哥对家里人无条件的信赖:只是口舌之快,又不影响大局,何必要和全心全意爱自己的家人争执呢?

    因为孝顺,柳钰肯定舍不得让柳长春和柳长青孙嫦娥生气,所以如果他知道了猫儿的性向,哪怕只是为了三位老人,柳钰也会想除办法抵消猫儿是同性恋给家庭带来的负面影响。

    因为考虑的时间足够长,前面铺垫时柳钰也没有太过出乎预料的表现,柳侠觉得自己的计划可以稍微加快点速度了,免得如果猫儿哪天太想家了突然回来,冲动之下对家人坦白,而家里人没有一点思想准备,那事儿可就大了。

    柳侠把车靠边,慢慢往前溜,他心里在盘算,怎么样再给四哥下个套。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断更,除了抱歉,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路凡尘第409章 准备开业和耍心眼的柳侠》,方便以后阅读一路凡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路凡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99uu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