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家的小娇娘

第325章 大结局

类别:99uu优优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名:将军家的小娇娘

    睿信帝再是淡定,也是微诧,当下忙伸手将她拽起来。

    糯糯一边拍着摔疼了的屁股,一边拧眉问道:“我爹怎么说的?”

    睿信帝默了下,知道她会是什么反应,不过终究还是从袖子里取出了那个信函。

    糯糯忙拆开来,只见上面游龙惊凤一般的狂草,几个大字威武从容:“糯糯你也该嫁人了,皇上不错,可嫁,允婚。”

    糯糯握住那纸,咬牙切齿:“我爹怎么可以这样!”

    睿信帝忙从她手里抢过那张几下子就可能被撕坏的纸,小心折好放到了怀里:

    “你亲堂侄子已经搬离了这府邸。”

    省的碍事。

    糯糯顿时悲愤交加,她有了一种众叛亲离的苦!

    睿信帝却不管那个,趁机一把将她拽进了怀里,抱紧了她道:“糯糯,你当初离开时,祝我得偿所愿,可你是个傻瓜,你走了,我怎么也不能得偿所愿!”

    糯糯纤细高挑的身段被他箍得生疼,不过此时此刻她根本没有心思想这个,满脑子里都是,她爹不是一直认为天底下自家女儿最好谁也配不上么?怎么如今竟然突然把自己打包直接送给你了胖墩儿?

    睿信帝抚摸着糯糯的脸颊:“糯糯,我说过的,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事儿,只要你嫁给我。”

    糯糯却根本没听着,继续胡思乱想:难道她爹竟然卖女求荣?

    睿信帝柔声哄道:“咱们今天就成亲如何?”

    糯糯原本眼中一片迷茫,此时亮光乍现,望着睿信帝道:“你如今当了皇上,就开始欺压我爹了?”

    睿信帝见她两眼茫然地靠在自己怀里半天,正不知道她想些什么,忽然间见她精神抖擞地问出这个,也是微惊。

    “糯糯,我怎敢欺压岳父大人。”

    糯糯一下子揪住了睿信帝的衣领:“那为什么我爹把我许配给你!”

    睿信帝一时有些憋得难受,他的黑眸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糯糯,终于抱紧了她,俯首亲过去。

    他实在是无法明白他的糯糯那小脑袋里怎么想的,于是决定先不去想了。

    还是成亲要紧!

    生米做成熟饭再说,反正岳父大人都点头了的!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他百般手段用尽,先把生米淘洗干净了,接着开始把生米做成了熟饭,再然后熟饭还吃下了肚子,生根发芽,后来熟饭又种出了小种子小苗子小太子……

    一天又一天过去了,一年又一年过去了,糯糯依然留在北疆不愿意回燕京城……

    ****************************************

    这一年,阿烟都已经三十有七了,年纪不小了,出去别人都是叫婶母叫奶奶的人了。两个儿子天泽和天佑都娶了媳妇。次子娶的是成洑溪家的团团,自小青梅竹马的,两个孩子从小要好,如今长大了正好凑成一对儿。长子娶的是岭南侯家的郡主,那个岭南侯世代镇守岭南,也算是雄霸一方的人物。不过这位小郡主身份地位虽然并不低,可嫁到萧家来,那也是谦恭温和,上面孝敬公婆,下面和睦妯娌,又是个能干的,把萧家里里外外打理得十分妥帖。她又和团团相处得极好,就跟姐妹似的。

    唯一烦恼的也许是糯糯了,到现在都给她生了一个外孙了,如今封为太子,眼看着也快到处跑了,可是糯糯还在边疆没回来呢。提起这事儿来,她就写信把糯糯骂一骂,糯糯倒是学得乖巧,每每给她送各样新鲜玩意儿来哄她开心,可是回来的事儿却是根本不提。

    本来这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似水流年,也没什么其他可烦恼的,可是就在这时候,一件羞耻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她这个已经有了孙女孙子外孙子的人,老蚌含珠,竟然就这么再次有了身孕。

    她开始的时候几乎不敢置信,后来好几个太医都给确认了,她依然有些茫茫然。

    送走了前来探望的两位儿媳妇三个儿子还有一个皇帝女婿还有一个两周岁的小太子外孙,她捂脸躺在那里,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萧正峰进了屋,温声劝道:“这也没什么。”

    阿烟掀开被子,顿时有点恼了:“都怪你,都怪你!这都多大岁数了,倒是让孩子们笑话!”

    萧正峰坐在榻边笑得浑厚低沉,温声哄道:

    “这样也好,之前你不是一直遗憾没生个性情柔顺的小棉袄吗,咱这次就来个和你一模一样的小女娃儿,如何?”

    阿烟依然气哼哼:“这都多大年纪了!”

    萧正峰忍不住哈哈大笑:“不大,不大,我的夫人永远十八!”

    阿烟气得狠狠白了他一眼。

    心里气归气,可既然是有了,总该好好保胎生下来。

    不幸的是她这一胎折腾人,从发现怀孕后就开始狂吐不止,吃什么吐什么,吐得不得安生。萧正峰见此,也是想吓到了,她之前怀了三次孩子,都没见这样的。

    阿烟吐得昏天暗地,眼睛里都是泪,带着鼻音道:“也不知道这是怀了个什么,竟是如此折腾我!”

    萧正峰此时也有些后悔了,想着真不该让她怀这一胎的,可别把身子折腾坏了。

    因为阿烟这些日子身子不好,那边两个儿媳妇也都嘘寒问暖的,每天都到正房里来小心服侍,端茶递水地伺候。三个儿子也都是早晚请安,前来嘘寒问暖的。

    甚至于连宫里的女婿,几乎隔三差五就要派太监过来问安,并赐了各样珍稀上等的补样品。其实萧家自然是什么都不缺的,可这天子女婿送的就是个心意。

    除此之外,萧家其他各房的侄孙媳妇侄子媳妇重孙媳妇一个个也都过来看望,稍微远一点的都进不了正屋,直接被阿烟的大儿媳妇给应酬打发了。那些往日走得近的,得阿烟喜欢才得以见一见,陪着说说话。

    就这么熬了约莫三个月,阿烟苦日子这才算过去。萧正峰摸着那瘦了不少的小腰,心疼地道:“可要多吃些,好歹补回来。”

    辅国大将军都这么说了,底下的嬷嬷丫鬟们哪个敢不听,于是流水一般的各样滋补品都上来了。阿烟如今是胃口大开,变着花样地吃,今日吃这个,明日吃那个的,孕妇胃口好,多吃多补,补完了没事就出去走几圈。

    就在这个时候,却又得到消息,说是糯糯要回燕京城了。

    当听到糯糯回来的消息,阿烟肚子里的那个小胎儿总算知道动了一动。

    阿烟惊喜:“这是个懂事的,知道姐姐要回来了!”

    再想想后,忍不住叹息:

    “糯糯这个小没良心的,如今已经当了两年皇后,咱外孙也给封了太子,她竟是连燕京城都没回一下,天底下有这样的皇后吗?”

    就是前两年她生太子那会儿,还是自己和萧正峰过去照料了她一段时间!

    萧正峰听到这话,无奈扬眉。

    阿烟在家里自然是不知道,其实外面的他以及龙椅上那位都被吵翻天了。

    不过好在大家都知道龙椅上的天子虽然年纪轻,可却是个倔强脾气。至于自己么,谁敢太岁头上动土?

    如此一来,大家敢怒不敢言。

    再后来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

    人家皇上都没操心没生气,他们急什么?反正太子也生出来了,国本稳固,皇上一年三四次地往北疆跑,如此一来,北疆民生改善,和大越国如今是邦交甚笃,国泰民安,眼前都是锦绣昌盛的大好日子。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臣们也就慢慢开始不闲操心了。

    萧正峰想起那个皇帝女婿,不免喃喃道:“这小子这下子可高兴了。”

    阿烟想想也是:“这样也好,她回来了,希望皇上能留住她,可别在外头折腾了。虽说皇上心里有她,矢志不纳什么妃嫔的,可是这样后宫一直空落落的,实在是不好。她老这么不回来,后宫里整个都空着,这哪里像个正经皇宫啊!”

    她总觉得皇宫里应该有个皇后,再有许多妃嫔宫女的,可是如今偌大皇宫,除了皇上就有一个皇太后,还有一个小太子。

    她想起自己那小外孙,都觉得心疼,这年纪小小的,住在那么冷冰冰的地方。

    又等了约莫一个月,萧糯糯才慢腾腾地回到了燕京城,这一次她带了三车子的货,里面都是从阿拉以及边疆各地运回来的五花八门的补品,还有小孩子用的各样物事。

    “娘啊,你老说我不孝顺,看我给你带回来的,你就是怀孕十次也都够了!”糯糯如今已经十九岁了,孩子都生了,又是当将军和皇后的人,然而在自己娘面前,总是有点撒娇的小神态。

    阿烟听到这话,却是又笑又气:

    “我一把年纪了,折腾这一次还不够?还要怀胎十次?罢了罢了,留着给你和你弟妹用吧!”

    这个时候,两个儿媳妇并一个侄孙媳妇也都是在身边伺候的,听到这个都掩唇而笑。

    这糯糯回来后,皇上有了皇后,太子有了母后,总算是一家团聚了。本来糯糯还想继续住在辅国大将军府里,却被萧正峰毫不客气伸腿直接踢出去了。

    萧正峰摸着下巴,在屋里陪着阿烟说话:“也是当初太惯着她了,竟把她惯得无法无天。”

    事到如今,其实有时候他真有点同情自己那位女婿。

    天底下当皇上当到他这份上,也实在是独一份了,写到史书里都会被人笑话的。

    “唉,你说咱家糯糯会不会被史官们写成一个祸国妖后啊?”萧正峰忽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阿烟微惊,仔细一想后,摇头:“不会吧,如今天下太平,国运昌盛,百姓安定,正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大治之世,史官们不会那么写的。”

    萧正峰点头:“要防患于未然,明日个把那些史官们都叫来,我要和他们好好谈谈。”

    这一个“谈谈”,阿烟顿时明白了其中意味。

    如今外面的满朝文武,家里的萧家上下子嗣,甚至包括那位天子,谁要是被这位辅国大将军说起“过来谈谈”,那一定是战战兢兢,唯恐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儿。

    萧正峰年纪不小了,在朝中地位超然,那是五朝的元老,三朝的辅国栋梁,是先帝托孤的重臣,放眼朝中上下,哪个在他面前不是规规矩矩的。

    如果说天底下还有一个人不怕他,那只能是阿烟了。

    阿烟想了想,倒是也没劝他什么,只是嘱咐道:“你也别太吓到他们,只是提醒下就是了。”

    萧正峰点头:“那是自然。”

    ********************************

    阿烟这一次怀胎十月,顺利地生下了一个娇美的小女娃儿,当下得偿所愿,自然是对这个小女娃极为疼爱。待到这小姑娘满周岁了,却见她善良柔顺,单纯稚嫩,又和阿烟小时候一般无二,便越发疼爱。

    这小姑娘实在是生到了蜜糖罐里,自小是富贵命儿,身家显赫。她的父亲是五朝元老宏国公兼辅国大将军,姐姐是当朝皇后,两个哥哥一个从文一个从武,年纪轻轻便有所成就,还有一个自小一起长大的太子外甥,还有几乎同龄的侄子堂孙子等,这一个个地数过去,哪个不是把她放到心坎上疼着。

    她如果撒一下娇,那真是天上的月亮都可以给她摘下来的。

    萧正峰对这个晚来女也是分外怜爱的,有时候会亲自抱着她在院子里走动,就如同糯糯小时候那般。

    夏天的时候,侍女在门前葡萄架下放了矮榻,阿烟坐在那里抱着小女儿乘凉,一边随口讲着边疆的故事,一边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在她那温柔如水的声音中,小女儿渐渐睡去了,睡颜恬静。

    萧正峰轻手轻脚地走过来,抱走了小女儿,命人将她放到屋里照料着,自己则是陪了阿烟躺在矮塌上。

    夜空浩瀚,天上星星仿佛缀在暗蓝天幕上的宝石一般,璀璨而静谧。院子角落里有蛐蛐的叫声,偶尔间还有一阵夏风吹拂,带来后花园里那栀子花的香气,清淡优雅。

    如今年纪大了,对于朝中的事儿萧正峰已经很少操心了。

    他握着阿烟的手,哑声道:“如今也是儿孙满堂,你我闲下来便四处走走,也该是放松下的时候了。”

    阿烟抿唇笑了下,这个时候她忽然想起刚嫁给萧正峰那会儿,第一次在他家过年,看着祠堂里挂着的宗谱,那宗谱上一列一列的名字。

    自己当时还傻想着来呢,会不会有朝一日自己年华老去,会看到自己和萧正峰的下面密密麻麻写了许多儿女的名字。

    也曾向往,会不会有一天自己如同老祖宗一般坐在堂屋里,接受满院子的子孙跪拜?

    如今想起来,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可是二十年过去了,自己眼看着老了,也到了儿孙满堂的时候了。

    当年老宅的那些老人们,一个个都渐渐去了,只除了萧家大夫人,如今已经年近九十了,福寿满堂,满口牙都掉了,但还是能吃下东西,子女孝顺争气,活得还带劲,阿烟三不五时看看她老人家,每每看着,就觉得心里暖和。

    萧正峰见阿烟微合着眸子想事儿,唇边还带着一抹笑,不免问起:“在想什么?”

    阿烟睁开眼,笑道:

    “随便想想罢了,如今只觉得咱们成亲那会儿,真跟昨天一样,可实际上二十多年都过去了呢。”

    萧正峰也不免想起最初来,眸中带了笑意:

    “当年为了娶你,可真不容易。”

    差点就娶了李明悦呢。

    阿烟也是想起这李明悦来了:“她如今不知如何了?”

    萧正峰淡道:“能如何呢,修王到底是顾念母子情分,把她放走了,如今她跟着那位花匠在南方丙州一带开了个店铺,也生了个女儿,日子过得竟是有滋有味。”

    其实萧正峰没说的是,修王估计到底心软,还几次派人偷偷去看过,见他娘过得还行,他也就不再追究这事儿了。

    阿烟点头笑道:“这样也好,活了两辈子的人,她也总算活明白了。”

    萧正峰想起阿烟所说的上辈子,却是想起一人来,笑意慢慢收敛了,转首看向阿烟。

    阿烟见他这样,便干脆地道:“你是不是要告诉我越儿的事儿?”

    萧正峰无言。

    阿烟叹道:“你直说就是了。”

    其实在许多年前的那一日,她就明白沈越走得是一条没有办法回头的路。

    也许对于沈越来说,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要什么了。为了给自己报仇,还是怨恨阿媹长公主十年的隐瞒,这里面有多少恨有多少爱,他自己或许也不清楚吧。

    如果真得只是单纯的恨,一刀下去,结果了就是,哪里会赔上自己的一辈子去折磨另一个人呢。

    萧正峰微微皱眉,淡道:“其实还好,阿媹长公主的事儿,还是瞒下了,外面只道是病死了。如今沈越离开了燕京城,去了一处庙里,落发为僧了。我前一段送糯糯去边疆,当时还和糯糯一起去看他的。”

    阿烟听到这个,原本握着萧正峰的手紧了几分:“他现在可好?”

    萧正峰望着那深奥而遥远的夜空,低沉的声音缓缓地道:

    “没什么好和不好,如果有下辈子,希望他不要再记着以前的事,都忘了吧。”

    阿烟挪动了下身子,轻轻靠着他,很久很久不说话。

    萧正峰低头看过去,以为怀里的人睡着了呢,可是就在这时候,阿烟却问道:

    “如果有下辈子,你还希望记着这辈子的事儿吗?”

    萧正峰一时笑了:“自然是希望记得。”

    如果不记得,他万一没有去找她怎么办。

    没有去找她,岂不后悔一辈子。

    ****************************

    而此时就在同一个夜幕下,糯糯舞了一番九禽舞后,香汗淋漓。

    睿信帝抱起她来,准备去浴池。

    糯糯看到了他眸中的灼烫汹涌,约莫知道了他的意思,咬唇道:“把夜明珠都盖起来吧。”

    他们成亲也有快三年了,可是在行房事时,她从来都是坚持要在黑暗中的,而他也一直依着自己。

    可是这一次睿信帝却叹了口气:“糯糯,你终究是不信我,有时候,我真恨不得……”

    糯糯眨眨眼睛,不说话。

    睿信帝抱紧了她,轻轻亲了她的脸颊:“这辈子,我只有你,也只有你生的儿子能继承我的皇位。”

    糯糯再次眨眨眼睛,还是不说话。

    睿信帝轻轻啃她的耳根:“你个小傻瓜。”

    糯糯咬牙忍着,一边忍着,一边小心翼翼地躲。

    睿信帝打横抱着她往里面走。

    水花四溅,浪涛滚滚。

    就在那一片不可抑制的激荡中,糯糯听到睿信帝在她耳边低哑地道:

    “其实……你生气的时候,眼睛也会变成蓝色,你不知道吗?”

    这个秘密,他在她七岁的时候就知道了。

    “啊——”

    寝殿中,传来了糯糯皇后的一声惊呼。

    作者有话要说:  祝大家花好月圆,福泽绵长。下本再见。

    收藏专栏,看新文新动向,快来收藏我的新文陌生男人来信吧,HE啊!:

    网页读者点这里:

    手机读者点这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家的小娇娘第325章 大结局》,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家的小娇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99uu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