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灵咒下篇

第161章 阴阳志

类别:99uu优优 作者:衡攸玥 书名:朽灵咒下篇

    第155章阴阳志

    玄洛将油灯点燃,静坐在太师椅上, 从桌子上随手拿起沐子卿最近翻阅的古籍, 果然是棋谱。

    难道这一整夜,她都在这里看棋谱吗?

    简单看了几眼, 玄洛又拿起另一本,是诗集。看过几本之后,玄洛感觉沐子卿看书全凭心情, 根本毫无头绪。她放下手上的书籍,单手托腮看着周围的环境,特别是远处那幅壁画, 让玄洛想起了梵殷同时, 也想起了银川。

    光是想着这么多年的陪伴, 玄洛忍不住红了眼睛,更不知道从这里离开之后,她该如何与行风交代。

    玄洛抹去眼角的泪痕, 抬起眼睛用来控制情绪,却留意到远处壁画丝线的位置, 书籍摆放的高低有所不同。

    找到突破口的她马上恢复表情, 身体后仰学着沐子卿昨日端坐在这把椅子上的样子, 看向了那个奇怪的方向。

    那里的书籍摆放与别的地方不同,而远处被梵殷用丝线杀死的两个人,仔细看并非是人,而是人形的木偶?

    为了更好的确认,玄洛起身来到壁画前, 得到答案后又来到了那个架子旁,果然有一排用红布包裹的竹简,玄洛随手拿起第一卷握在手上,拆开了红布,微微一愣,指尖滑过纂体的刻字,一字一句道:“阴阳志一。”

    玄洛捧起所有用红布包裹的竹简回到太师椅上,认真的翻阅了起来,原来上面记载的都是阴阳阁初建之后所发生的每一件大事。

    如梵殷所说,阴阳阁初建在周文王时期,名望最高时期,拥有近万人的朝拜。

    玄洛想着那个年代的人口,换做现在,这个阁主可谓是神一样的存在。

    继续翻下去。

    阴阳阁的八卦六十四位,是根据伏羲八卦演变而来,之所以让当时的人如此痴狂,是因为阴阳阁的阁主‘沐丑虚’,她利用此八卦抓到了人类的根。

    对于这个“根”玄洛大致明白,都说万变不离其宗,而这个宗就是指万物的根本,以此推演出世间万物的变化规律,其中也包括社会的发展,才会有所预言,当预言变成事实,自然会被人拥护为神。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玄洛倒也不奇怪,为什么在当时,会有那么多如此疯狂的崇拜者了。

    刚看到开始的玄洛,心理有种惴惴不安的情绪涌动,这个曾经带给她无比痛苦的阴阳阁,真的有那么个时期,就如神一般的存在,哪怕到了现在,也在不停的造福着后裔。

    玄洛用呼吸来屏蔽杂念,继续翻阅,下面记载的是阴阳阁的第一次落寞。因为阁主突然失踪了三十二年,当第二任阁主重建时,当时的阴阳阁天殿和冥殿两位大祭祀已经带着个自的人独创一阁。

    而当时阴阳阁的第二任阁主沐寅游,仅用了一年不到的时间,就将所有背叛阴阳阁的人,通通处于了残酷的刑罚,将背叛者的灵魂镶入在万物之中,不死不灭,永不超生。

    也因此,阴阳阁的神圣感破灭了,紧接而来的是惧怕和恐惧。

    这些在当时的阁主眼里,皆是人的本性罢了。

    “丑,寅……”玄洛默念着,直接把最后的竹简翻开,这里录了倒数第二任阁主的名字,当她盯着沐亥降三个字的时候,不可思议的敛起了眉头。

    阴阳阁的存在到毁灭,几乎是根据时间的推移,从丑时到子时,而子时正是结束与开始的交替过程。

    玄洛把最后的竹简放在桌子上,整个人陷入了沉思,有太多让自己意外的收获,甚至对沐子卿的存在,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如果说阴阳阁的生与灭都在她的计算之内,那么现在呢?

    命启呢?

    当这些问题全部摆在面前时,玄洛突然感觉自己乏的厉害,用手撑着脑袋,想闭目养神一番。没想到当她再睁开眼睛,就看一个身影已经站在书桌前不远处。

    “是你呀。”玄洛用力睁了睁眼,强打精神。

    “没想到你会找到阴阳志,”沐子卿看着桌子上一摞摞的竹简,轻笑道:“怎么样,比起山海经和连山易,这个是不是更好看些?”

    “那些……更像是故事。”玄洛随意拿起一本,“这个让我看见了……真实。”

    “真实?”沐子卿的笑容变的不屑,“你们人类不就是喜欢真假参半吗?太真实的事,不愿意面对,太假的事又觉得荒谬,可是话说回来,是真是假真的这么重要吗?”

    可能是看了阴阳志的关系,玄洛对沐子卿和阴阳阁的存在,稍稍有所改变,面对她的疑问,并没有回应。

    “都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可在我眼中,亲眼所见未必真,耳听也未必是虚,只不过人心难测又表里不一,嘴上的信任与内心的猜忌,通常都搅拌在一起,这样的存在如何辨的出假,又如何面对的了真呢?”沐子卿说完随后一挥,桌上的阴阳志重新回到了书架上,“看了一日的书,也不早了,回去休息罢。”

    这些话换做别人说出口,玄洛只当是道理来听,但从沐子卿口中说出来,有一种正中下怀的既视感。

    她说的没错,谎言的诞生,是因为真相太过残酷和□□,将人的本性和血肉完全暴露在外。没有人会喜欢面对它,所以人逐渐偏离本心,倾向于乔装好的谎言,来避开真相带给自己的伤害。

    这一切的变化,沐子卿比谁都了解。

    玄洛怀揣着这样的心情回到了房间,简单洗漱完躺在床榻上,看着暗沉的天花板,总感觉哪里不对,又不觉得哪里有问题。

    眼皮越来越沉,越来越沉,躺在床上不一会儿,玄洛便睡着了。

    而那个让她觉得奇怪的梦,也又出现了。

    天空飘着白雪,浅言撑着雨伞就站在人群中,等着红绿灯,车流不停的在彼此间穿梭,玄洛仿佛站在马路的对面看着她,直到红灯变成了绿灯,看着她朝着自己走来,又穿过自己走过去,一颗心仿佛被刺痛了。

    感觉自己很久很久没有看见她了,玄洛发现,哪怕自己没有动,视线也一直和浅言保持着距离。

    看着眼前的那条街,认出是那条曾经两人执手走过的街道,再往前就是幽蓝咖啡馆了。

    不是关掉了吗?

    清脆的铃铛声,浅言推门走进去,与吧台里的叶灵雨和苏秧打招呼,坐在靠窗正玩手机的白镜的对面,不知道在聊着什么问题。

    只可惜玄洛只能站在窗外,却没办法进去,更不知道她们在交流着什么。

    这一切都太过真实,真实的让玄洛害怕,可是又觉得不可能。

    时间慢慢过去,太阳西落。

    浅言和白镜拎着背包,对着叶灵雨和苏秧打了招呼,准备离开,玄洛站在原处看着这两个人,不由自主的跟了过去。

    ——“小言,我觉得这件事我们还需要从长计议一下。”白镜在走过一条街的时候,拉住了浅言的手臂,“至少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

    去哪里?

    玄洛没头没尾的听见这句话,心里暗暗问道。

    ——“已经一年了。”浅言紧抿着唇,好像这个情绪她忍了很久很久,“这段时间的调查,我有信心,我可以绕开那些人进去。”

    一年?

    这一年她都在调查什么?玄洛很希望她们能说的再清楚一些,又有一丝害怕自己听见的内容,会是自己想像的那样。

    ——“我不是阻止你,可这件事就连安姐姐都没办法,唐姐姐到现在都没醒来,你这样冒然过去,我怕……”白镜瞬间红了眼睛,“我怕我连你这个朋友,也失去了。”

    浅言后面的话越来越远,玄洛的眉头越皱越深,当答案呼之欲出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身后站着一个人,本能的想转身确认,可还没看清是谁,就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房间内,沐子卿冷着表情端坐在床榻的边沿,看着满头大汗却昏昏欲睡的玄洛,不可思议道:“没想到你真的可以看到悬空镜外的世界。只不过,你真的想靠自己从这里出去,怕是那小娃娃又要经历一次轮回了。”

    玄洛根本听不见这些话,而是在梦境中辗转,她想醒来,却被一股力量压着,怎么都醒不来。

    “可对你的鲁莽,我不能不罚,一两年的时间,就算小惩大诫罢。”沐子卿冷笑一声,“对那个家伙,也是一种警示。”

    要不是从衾影的记忆中得知玄洛没有骗她,沐子卿很可能将玄洛永远禁锢在这里。

    但从衾影的记忆中,当沐子卿再次看见梵殷狼狈的样子时,她整颗心都揪了起来,她不知道这是何种情绪,好像又难过,又开心。

    原来五色玉真的可以修复好她,原来这么多年她一直都在那里,守护着那里。

    可是一想到鬼貅和道蛊的所作所为,沐子卿一时间也矛盾了,她若贸然离开解决了这两个人,唐宋恐怕会一直昏迷,所以这么多年,自己才一直封印自己,在混沌之境中生活,可一旦有人闯入,阿姐就只能恢复到昏迷的状态。

    如今阿姐的千年劫已解,再想着自己曾经种下的罪恶,梵殷已经偿还了那么多,她决不能让阿姐再替自己承受。

    有了决定的她,冷眉看向玄洛,双指点到她的眉心,重新在梦境中寻找浅言的身影。

    ……

    ……

    ……

    梦境从模糊开始逐渐清晰,沐子卿借着玄洛找到了浅言,她正在与人交流问题。原来,她就是侯府的小娃娃,模样还挺英气,倒有几分梵殷年轻时的样子。

    只不过站在她对面的人,让沐子卿眉头微蹙,俯身在玄洛耳边慢慢道:“去找安雅,说沐子卿在此恭候,你也一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大概描述了一下阴阳阁的前身,构造,建设。

    起初的目的,或许是好意,但是人心的贪婪,会导致很多变数。

    朽灵的故事从人物到故事,我都十分用心设定,包括每个人的名字。

    请耐心听我慢慢说来。

    ……

    故事继续。

    托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朽灵咒下篇第161章 阴阳志》,方便以后阅读朽灵咒下篇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朽灵咒下篇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99uu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