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逃个婚

第38章

类别:99uu优优 作者:一世华裳 书名:我得逃个婚

    谭亦, B城, 北区。

    温祁会选谭亦, 是因为陷在战区的这些国家里, 谭亦的局势已经渐渐稳定了下来。

    但又因先前乱了太久, 局面不可能一下子就歌舞升平, 其结果便是外表稳,内里依然乱得一塌糊涂,很适合居心叵测的人干点什么——就比如说他。

    这个国家和平时期接收过不少难民,后来被战争波及, 民众大部分撤了, 留下的都不是善茬,有的是地痞流氓,有的则是被颠沛流离的日子而激出凶性的别国难民。

    毒瘤们聚在一起同流合污、相互厮杀,导致黑道组织横生, 斗殴简直是家常便饭,某些已成气候的大佬们甚至比政府还有发言权。

    温祁在这种环境里如鱼得水,只用半个月便成了小帮派的老大,手里共三十一名小弟。

    小弟们被他揍得服服帖帖,不仅瞻前马后, 为表忠心还买了老大的同款裙裤, 每个人都穿着“操翻全宇宙”,自认为走在一起特拉风。

    温祁装作没看见。

    这里就像地球的中东地区,有着极其鲜明的区域文化,别人或许觉得一年四季总穿同款式的衣服受不了, 但对他们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饭,刻在骨子里的东西了。

    不过好在只有文化上相类似,经济上虽然遭到了重创,却还没到中东地区某些战乱国家那样贫瘠的程度,而是有点像温祁前世见过的二三线小城市,让他觉得有几分亲切。

    帮派建立后,他否决了小弟们去打劫良民和收保护费的提议,吩咐他们都去收集消息,耐心准备了一个多月才展开第二波行动。

    如今天气转凉,人们早已换上秋装。

    温祁站在镜前打量自己。

    裙裤是下方收腿的款式,金色的字母缀在花花绿绿的布料上,从大腿一直排到小腿,前后都有,非常醒目,脚上则穿着板鞋,上身套着件黑色皮夹克——他看看这个造型,万分庆幸当初挑仿生物纤维层时选了一张帅气的脸,否则真hold不住这身行头。

    这个时候,洗手间的门被敲了两声。

    外面的人道:“老大,人都捆好了。”

    温祁便洗净手上的血,打开门出去,顺着舞厅三楼的走廊进了尽头的办公室,慢悠悠坐在了桌后的老板椅上。

    房中央捆着五个人,四男一女。

    为首的男人满头是血,凶狠地盯着他:“你是谁?我好像没得罪过你吧?”

    温祁笑道:“鳄鱼老大,你想吞并别人的势力前,还会在乎别人惹没惹过你?”

    “操,你他妈异想天开呢!”鳄鱼老大顿时破口大骂,接着被旁边的小弟按住,神色更加狠厉,怒极反笑,“小兔崽子,你别以为凭着这点人就能吞了我,我告诉你,你哪怕现在把我杀了,我手下那些兄弟也不可能跟着你,你们等死吧!”

    温祁问道:“北区和你势力差不多的帮派共有四家,知道我为什么单选你么?”

    鳄鱼老大冷笑:“因为你他妈活腻了想找死。”

    “因为你的名声最烂,”温祁脾气甚好地解释道,“你以为你的手下都对你死心塌地的,其实他们是害怕你才会跟着你,要是来一个性格好的人领导他们,他们肯定乐意。”

    “放屁,他们都是跟着老子一路闯出来的,可能跟着你么?你他妈也想得太美了,实话说吧,他们已经在来的路上了,”鳄鱼老大说罢缓和一点语气,先抽鞭子再给甜枣,嗤笑道,“小子,我看你的胆量不错,要是现在放开我,我不和你计较,还会适当扶持你的势力,怎么样?”

    温祁笑眯眯地道:“我还没说完,你那些手下都和我不熟,这中间当然得有第一个站出来的人。来,让你见见你的老相好。”

    话音一落,门口便迈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这男人身形削瘦,长得挺不错,身上有一种历经沧桑的味道,可惜的是左眼瞎了,斜斜地戴着一个眼罩,海盗似的。

    他走到温祁身边,低声纠正:“老相好不是这么用的。”

    “我觉得都一样,”温祁看着他,“你那边怎么样?”

    海盗男道:“老人们有一大批都愿意听我的,其余的人他们会去劝说。”

    温祁满意道:“很好。”

    鳄鱼老大自见这人进门起,脸色便变得有些难看了,这时听完他们的话,不禁哑声道:“老三,我真没想到竟然是你,一起打过天下的兄弟,你哪怕想要我的位置,只要说一声,我这个做大哥的又不是不给你,为什么要假意隐退再勾结外人?再说你勾结外人不也还是给人家做个打下手的么?”

    海盗男嘴唇扯起一个冷淡的弧度:“我再不隐退,估计另一只眼睛也得瞎,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动的手么?”

    鳄鱼老大额角的神经狠狠一跳,快速绷住了:“不是我!”

    海盗男摆手道:“我既然说得出这话就是有证据,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

    鳄鱼老大这次急了:“不是老三,这里面肯定有误会,搞不好是谁私底下做的……”

    温祁没兴趣听他们的恩怨,扫见一旁的酒柜,便过去挑了瓶好酒。

    狗腿似的小弟见状便跑来翻出一盒崭新的酒杯为他清洗干净,恭敬地放在了桌上。温祁倒了两杯酒,耳边听着一声极轻的“噗”,见海盗男宰了鳄鱼老大,浅浅地抿了一口酒。

    这时通讯器恰好一震,传来一条消息:在干什么?

    温祁笑了笑,回复道:在建立自己的救援组织,准备去拯救更多的人。啊,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啊。

    那头问:杀烧抢掠的救援组织?

    温祁道:这么粗鲁的事,我怎么会干?

    夏凌轩坐在昏暗的卧室里,垂眼看着通讯器的信息,修长的手指在半透明的键盘上敲了几下,回复道:在我找到你之前,小心别把自己玩死了。

    温祁道:看情况吧。

    夏凌轩心里刹那间闪过一丝怒气,想让温祁把这几个字吃回去,直到保证不会出事了才作罢,但他知道这没什么用,便强行忍住了。

    他微微闭了一下眼,感觉浓浓的思念快要把他淹没了。

    自从温祁离开的那天他们聊过后,这人便不再和人视频了,无论是对天嘉的人还是对他都只是传个消息。那两个通讯器都关闭了定位系统,他们无法取得位置信息,只能干着急。

    但好在这人还肯发消息,否则他也不确定自己会干出什么事。

    他拿起桌上的酒杯喝了半杯酒,发了条消息:宝贝儿我想你了,拍张照片发给我。

    那头道:我用的不是以前的脸。

    夏凌轩道:你用什么我都不在乎,我就想看看你。

    那头痛快道:稍等。

    夏凌轩于是等了几秒,感觉另一个通讯器震了震,便拿起点开,发现是温祁的信息,写着:夏凌轩你睡了么?给我发一张你的照片。

    “……”夏凌轩扶额低笑。

    这个人简直让他又爱又恨,上一秒能把他折磨的生不如死,恨不得绑起来关着,下一秒却又能让他哭笑不得。

    他想看这人要干什么,便翻出一张照片发给他,片刻后,卓发财的通讯器收到了温祁的“自拍照”——就是简单修了修夏凌轩的照片,然后弄上了一个墨镜而已。

    他问道:应付我呢?

    温祁站在窗前又抿了一口酒,笑着回复:我现在就长这样。

    他扫见海盗男走了过来,便告诉卓旺财自己在忙,关上了通讯器。

    海盗男收拾完那几个人,拿起桌上的另一杯酒喝了两口,看着他:“我会遵守约定,你帮我报了仇,我今后就跟着你了。”

    温祁笑着应声,心里半点没信。

    这人虽然被鳄鱼老大迫害得只能收起尾巴做人,但在帮派里的熟人不少,假以时日自己就能报仇,根本不需要借助外力,所以这话到底有几分真心,还得再看。

    海盗男道:“我让他们把人都召集起来了,你要去看看么?”

    温祁放下杯子:“走吧。”

    众小弟在旁边恭敬地站着,见老大出门,便亦步亦趋地跟上去,看了看前方的海盗男,心里都有些做了美梦般的不真实感。

    只一夜的工夫,他们就从收收保护费的小流氓,摇身一变成了有几家酒吧和舞厅当地盘的正规帮派了,并且原帮派里曾叱咤风云的高层还心甘情愿地给老大当小弟,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们果然没跟错人啊!

    温祁不清楚他们的想法,只是在迈出大门时见身后的尾巴颠颠地跑来一个为他开门,忍不住就扫了一眼这些参差不齐、歪瓜裂枣的小弟们,难得开始怀念上辈子对他死心塌地的精锐了。

    有对比才有伤害。

    他心想,要是精锐还在就好了。

    不过没关系,这辈子能重新培养。

    他抬起头,看向了门口不知何时停着的几辆越野车。

    海盗男与他一同望过去,心底一惊。

    只见这里竟站着二十多个装备精良的大汉,他们皆穿着大花裙裤,但脚上却踩着军靴,上身套着防弹背心,一看便是后面那些小流氓所不能比的,应该是佣兵。

    此外他们都非常有个性,有的带了三角围巾,有的则挂着骷髅链子,头发染得五颜六色,数一数竟然没有重复的,好像舞厅里旋转的球灯打到了他们的头上似的。

    这时见到他们,为首的顶着红毛的大汉便朝他们走了过来。

    海盗男瞬间提起一颗心。

    后面的小流氓们也都惊呆了,不清楚他们是敌是友,一时噤若寒蝉,望着他停在了老大的面前。

    温祁在死寂下道:“你们挺准时的。”

    红毛大汉对他笑出一嘴白牙:“那当然,老大的吩咐,不敢不从啊。”

    温祁打量了一眼。

    这些人是他前些天从一家佣兵公司里找的佣兵,并吩咐他们弄得像流氓一点,结果便是这个效果。他看看这堆赤橙黄绿青蓝紫,暗道幸亏他们都是板寸,而不是杀马特的造型,他表示还能接受。

    海盗男和小流氓将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楚,前者没开口,后者则纷纷回神道:“老大,这也是咱们的人啊?什么时候加入的?”

    “我的天,吓我一跳,原来是新的兄弟啊哈哈哈!”

    温祁点头:“前些天加入的,今天才赶过来,以后大家就是兄弟了。”

    他看一眼海盗男,“走吧,继续带路。”

    海盗男压下眼底的情绪,道了声是。

    小流氓们没眼力,只是觉得这些人或许会很厉害,但他却知道这群人八成是佣兵,而佣兵的价钱可不便宜啊!

    他本以为这小子只是有点野心的小流氓,没想到似乎还有些背景,而且考虑了他会反水的可能性,于是便在今晚安排了人,若他刚刚真的有反叛的心思带着人围了舞厅,这个时候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他看一眼旁边的年轻人,决定摆正心态重新观察这位新任老大。

    红毛大汉也带着他那群五颜六色的灯跟了上来,表情无比轻松,干多了枪林弹雨的工作,跟人抢地盘的活就是小儿科,遇上一个人傻钱多的老板真是幸运啊!

    他问道:“老大,咱们抢完这一单还干什么?是要找地方庆祝么?”

    “人傻钱多”的某老板看向他,笑道:“暂时不庆祝,你们休息一晚,第二天好干活。”

    红毛大汉道:“好!”

    这种小帮派掐架的事,简直小打小闹,他表示毫无压力。

    温祁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的心思,没有多做解释,打算让他们先美一会儿,接着跟随海盗男看了看新收的又一群歪瓜裂枣,简单说了两句话便把人打发了,想起夏凌轩之前挺痛快的,便发了条消息:你还没睡?

    那头只发了一个字,冰块似的:嗯。

    温祁道:也还没回去?

    那边又是一个字:嗯。

    温祁无奈:我说了这是我的个人意愿,你不用费心地找我,回家吧。

    夏凌轩眯起眼,回道:要不你告诉我你在哪个救援组织,也好让家里人放心。

    温祁笑了笑:新成立的,没名气,叫宇宙救援队。

    夏凌轩不清楚是真是假,但还是拿出另一个通讯器联系助理,告诉他们查查战区里有没有和“宇宙”两个字有关的东西,同时回复温祁:嗯。

    温祁问道:我要照片,你怎么这么容易就给了?

    夏凌轩道:因为你要。

    温祁一怔,突然想起临走前和夏凌轩相处的那两个晚上,某人似乎都笑了笑,不由得问道:夏凌轩,你该不会对我有意思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得逃个婚第38章》,方便以后阅读我得逃个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得逃个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99uu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