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是门技术活

21.第21章

类别:99uu优优 作者:鹤纯 书名:隐婚是门技术活

    “那他现在在哪里?”

    秘书回答, “我让人把他安在公司餐厅里。”

    “知道了,下去吧。”

    骆西城说,莫妮卡是李符大学时代的女朋友, 那根据季芙对李符的认知, 莫妮卡极有可能就是李符的初恋。

    李符是骆西城和季芙的同班同学, 当年季芙是班长, 李符那就是副班长,他们之间的关系虽然没有说得上多熟悉, 但也并不差。

    不过这么多年来, 季芙和李符也很久没有见过面了, 所以他今天是特地来兴师问罪的吗?

    季芙想了一会儿,最终决定下楼去餐厅见李符。

    李符坐在靠窗的位置,季芙一进餐厅就看见了他,这么多年不见, 李符的变化并没有多大,还是季芙印象中那个长相斯文的李符,他穿着一身西装,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

    季芙刚踏进餐厅没两步, 他的目光就看了过来,随即露出一笑,从座位上起身, “好久不见, 季芙。”

    “是好久不见。”

    两人开始寒暄了一番, 彼此之间都说着一些客套话, 那些话似真似假,就在这时李符开口,“前几天本来想在校友会上和你聚聚,但是没想到还没结束,你就走了。真遗憾!”

    季芙回答,“那天我不太舒服就回家了。”

    “我看到了,西城亲自开车送你走了。”下一刻,李符凝视着季芙道,“其实我今天突然来找你,主要是为了一件事。”

    季芙心想终于来了,她以为李符要开口提莫妮卡的事情,却没想到李符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递到季芙的面前。

    季芙一怔,那是一封婚礼的邀请函,以白色为主打,设计得非常小清新,还透着百合花的清新花香。

    李符说,“我要结婚了。”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本来想在前几天的校友会上亲自给你,结果你走了。所以我今天才亲自来你公司,把这封邀请函给你,希望你到时候能来参加。”

    只是这样吗?

    果不其然,就听见李符下一刻接着开口,“我看见今天的新闻了,我一听到西城的那个形容,我就下意识觉得是你。真没想到时隔那么多年之后,他居然真的追到了你!”

    季芙没有说话,缓缓的吸了一口手中的那杯果汁,看着李符接下来的发展,就在这时李符接着说道,“西城真的挺喜欢你的,当初要坐飞机去美国的时候,他就在机场等了你很久,不到登机那最后几分钟,他都不肯走。”

    不过至始至终,季芙都没有出现。

    李符至今都还记得骆西城那时候的失落,虽然并没有显露,但是作为骆西城亲近的朋友,李符一眼就知道骆西城的情绪起伏。

    李符笑,“还是最后我和莫妮卡一起拉着他走,才顺利登上了航班。”

    ‘莫妮卡’这三个字出现时,季芙就知道李符不可能是单纯来给她发结婚请帖的。

    李符一提到莫妮卡,语气都变了,他盯着季芙,小心翼翼的说,“莫妮卡当时和我们一起去美国的时候,她还比我们小一两岁。她没有亲戚朋友在美国,所以下意识的会比较依赖我们。”

    “所以?”

    李符推了推金丝边眼镜,眼镜的反光让季芙看不出李符眼底的情绪,她听见李符说道,“昨天莫妮卡哭着打给我,她说她不小心得罪到你,惹你生气了!”

    所以李符说了这么多,又是拿他的结婚请帖作为开头,又是扯骆西城的,一切的铺垫都是为了能让提到莫妮卡的时候是顺其自然,而非刻意的过程。

    李符终于开门见山的道,“如果莫妮卡有哪里得罪你的地方,我代她向你道歉,她真的只是还是一个孩子而已。”

    “她并没有得罪我。”

    李符道,“但是她确实让骆西城不高兴了。”

    “莫妮卡准备今年出道当珠宝设计师,所以这几年一直在林婉工作室里当学徒和助手,为的就是能顺利出道。”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找骆西城,反而来找我?”

    “你知道他的脾气,如果我去找他,他二话不说就会把我轰出去的。”紧接着下一刻他就开始用请求的语气跟季芙说话,“国内的名媛圈对莫妮卡未来的职业发展很重要,如果让人知道她得罪了西城的话,莫妮卡是发展不起来的。她还小,很多事情都不明白,你能不能原谅她?”

    言下之意,就是要她在骆西城面前帮莫妮卡说好话,让骆西城消气。

    季芙漫不经心的打开了李符递给她的结婚请帖,上面印着滚烫的金字,分别刻着新郎新娘的名字,新娘当然不可能是莫妮卡,而是娱乐圈里的一个人气女星,恰好那个女星,季芙也认识。

    李符都要结婚了,莫妮卡出事,他还是第一个站出来帮她收拾烂摊子的人,可见莫妮卡在李符心目中地位不凡了。

    就在这时,季芙合上了那个结婚请帖,“你也是要结婚的人,如果有异性半夜三番四次的给你老婆打电话,你会怎么想?”

    李符一愣,显然没想到季芙会这么说,他正要开口说什么,就见季芙缓缓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我还有工作要忙,就只能陪你聊到这里了。”

    李符只能默默将嘴边那些话收了回来,得体的起身,与季芙告别。

    连一向好说话的季芙这次都不肯让步,莫妮卡的事情比李符想象中的还要棘手!

    季芙这边都不答应,更别说骆西城那边了。

    那个人的脾气,李符一向都很清楚。

    与此同时,季芙默默看着李符离开的身影,她思考了一会儿,便掏出手机给骆西城发了一条短信告知李符刚刚过来找她的事情。

    收到季芙这条短信的下一刻,骆西城就将李符约了出来。

    “真少见!你居然主动约我出来。”

    高尔夫球场。

    一片嫩绿开阔的草坪上,几个球童正站在一旁,注视着骆西城和李符两个人,只见李符双手握杆,将高尔夫球远远的击打了出去,李符的球童连忙跑过去查看情况。

    李符回过头,就对上骆西城冰冷的视线,下一刻就听见骆西城道,“莫妮卡的事情,为什么要去把季芙牵扯进来。”

    李符一僵,“你都知道了?”

    骆西城没有回答,反而握着球杆,站在了李符刚才的位置,正准备击打他眼前的那颗高尔夫球,李符的声音就响起,“莫妮卡还小,做事比较鲁莽,但她不坏的。”

    骆西城没有回答,看似专注的挥起球杆,动作非常优美的将那颗高尔夫球击打了出去,两人一时无话,时间一分一秒的逝去。

    李符的耳边还萦绕着莫妮卡的哭声,看骆西城无动于衷的样子,李符急得想要说什么,却在这时,骆西城忽然开口,“我追了季芙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能和她在一起,结果莫妮卡一来就差点毁了这一切。”

    李符欲言又止,“……西城。”

    骆西城却将球杆递给了球童,伸手将左手的手套摘了下来,“下周要结婚了吧?”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再这样和莫妮卡深度联系下去,她迟早有一天会破坏了你们。”

    像试图破坏他和季芙那样的破坏李符和他老婆,到时候有李符哭的时候!

    骆西城不准备继续和李符待下去,他正准备转身离开,就在这时,在他的不远处走来了一群人,吵吵闹闹的,如果是不认识的倒也罢了,但是那群人中为首的那个人,骆西城知道他是谁。

    那是季陆,季芙的亲哥哥,同时也是季家的掌管人,商圈中非常有名能干的家伙。

    只见季陆走在中央,被一大堆人簇拥追棒着,众星棒月那般的围着季陆。

    就在这时,李符走了过来,在骆西城身边停下,目光同时落在不远处的季陆身上,“季陆最近在外省成功中标了一个大工程,让季家的股票一路高涨,等工程彻底开发完,季家估计又多了一棵非常可观的摇钱树,现在圈子里大家都忙着祝福他,讨点彩头呢。”

    场面也确实像李符形容的那般,大家众星棒月的讨好着季陆,就连第一个打球的也是让给了季陆。

    不过好巧不巧,季陆的球杆坏了。

    当球童把季陆的球杆从球袋里拿出来时,球杆就已经坏得差不多了。

    一时之间,大家都纷纷指责那个球童,倒是季陆率先开口阻止,“算了,这也不是他的错。”

    季陆和季芙不一样,他长得非常温雅,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他,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沉稳成熟的气息。

    不过季陆跟季芙一样,都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唯一和季芙不同的是,季陆总是笑吟吟的。

    商圈里,大家都叫他笑面虎。

    骆西城收回了目光,对身边的球童说,“去把我的球杆送给季总。”

    “是!”

    当球童把骆西城的球杆献给季陆时,季陆就不自觉眼前一亮,握着那把球杆爱不释手。

    下一刻,向球童问道,“这是谁的球杆?”

    “骆西城,骆先生的。”

    季陆一怔,紧接着放眼望去周围,他这才发现除了他们,还有骆西城和李符。

    不过他们两个已经走远了,季陆也没有办法追上去道谢,只好目光从那道英俊挺拔的背影收回来。

    他握着那把球杆,转头对骆西城的球童说,“那记得代我谢过骆总。”

    只是握着那把球杆,季陆始终还有点不明白,骆西城怎么突然把他的球杆送给他了。

    季陆想不明白,便将骆西城这个举动归类为想和他结交的示好。

    他想,待会儿就吩咐秘书精心挑选几个礼物送给骆西城,就当做今天的谢礼。

    与此同时,李符才刚目送骆西城离开,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人名字便接了起来,“莫妮卡。”

    莫妮卡哭哭啼啼的声音再次从电话里传来,咽哽着发问,“怎么样了?”

    可是李符却没有急着回答,反而看了眼手上的腕表,“你坐上飞机了吗?”

    “你说呢。”莫妮卡的声音忽然变得非常虚弱,“我生病了,李符。”

    李符一怔,“你男朋友呢?”

    “他去帮我买药了,”紧接着莫妮卡的声音抽泣起来,“可是我不想吃药,我这个样子回林婉大师的面前也是要被她嫌弃,如果让她知道我被西城讨厌的话,她……”

    “别哭!”李符心疼的制止,“我现在马上去你公寓看你!你先别哭,不要慌,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

    一个珠宝设计师要想混得好,必须得被名媛圈认可,任何珠宝设计师都不会想要得罪豪门,这些客户都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

    更不要说,莫妮卡还打算今年出道当珠宝设计师,如果让名媛圈和品牌圈知道她被骆家厌恶,不管她有多大的才华,都不会有人敢启用她。

    这样下去,她的前途算是完了!

    可是难道她只能当一辈子的助手了吗?

    莫妮卡不甘心。

    她坐在梳妆台上,看着镜中那个脸色苍白的自己,脸上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却非常娴熟的装出了哭哭啼啼的哽咽声,“……李符!”

    电话另一头传来李符着急的回应,“不要慌,我马上来!”

    莫妮卡冷漠的挂断了电话,冷眼的看着镜中的自己,下一刻她从香烟盒中抽出了一根香烟,用打火机点燃了,莫妮卡吸了几口,就从嘴里喷出烟雾。

    任何人都可以和西城结婚,就季芙不可以!

    她为骆西城做了那么多的努力,参加跳级考试只为了能和他同一班级,结果阴错阳差被分到了隔壁班不说,为了和他考取同一所大学,她那么拼命刻苦的读书,跑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他乡。

    这一切都是为了骆西城!

    结果骆西城一眼都不肯看她,反而一直钟情季芙。

    这不可以!

    如果是换做其他人,哪怕是一点长处都没有的姑娘和骆西城结婚,莫妮卡也不会感觉如此不平衡,但是偏偏那个人是季芙!

    那个什么都没有做过,却能坐享其成的季芙。

    莫妮卡从高中时候就很讨厌季芙,季芙非常喜欢装腔作势,老是时不时装什么胃疼,什么怕打雷这种做作的把戏。

    三岁小孩子都不一定会怕打雷!

    真是笑死人了。

    可是偏偏骆西城每次都上当,真是叫她看不爽。

    非常非常不爽。

    莫妮卡将手中的那根烟头灭掉,在男友和李符来临之前,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躺在床上,脑子里若有所思。

    同一时刻,临近下班时间,季芙准备提包走人,却刚好在电梯里与卢霜碰见,季芙正准备打招呼,却没想到对方看到她时,蹦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昨天什么也没看到!”

    季芙一怔,卢霜随即又说,“你和骆总的事情,我一个字都不会泄露出去的。”

    “卢霜,”

    季芙正准备开口解释,却被卢霜再次打断,“你放心!我守口如瓶。”

    就在这时,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琢磨着骆西城该差不多到了,季芙只能和卢霜匆匆告别,

    “以后有时间我再慢慢跟你解释。”

    果不其然,季芙刚走到公司门口,就看见了那辆熟悉的黑色路虎越野车停在她的身边,季芙拉开了车门坐了上去。

    正是下班时间,基本所有员工都看见了这一幕,不过也习以为常了。

    这辆路虎天天来接送季芙,就是从来都没有看见驾驶座的人下来过,众人纷纷猜测,交头接耳,季芙的新男朋友到底长什么样子?

    不过随着那辆路虎驱车离开,众人的话题风向也逐渐变成了当下最热门的那几个话题,没有人再去关注驾驶座上那个人的身份了。

    同时车内,季芙开口道,“我们先不回家,我想去医院探访老师。”

    老师生病了,作为学生和他儿子的上司,于情于理都要去探访一回,更何况助理最近反馈,江枫工作时候很不在状态,经常走神。

    估计是老师的情况真的很差,让江枫都难以专注当前的工作。

    说去就去,骆西城一点异议都没有。

    只不过在去之前,他们先去买了精致的水果篮和一束开得鲜艳的鲜花,不过从头到尾都是骆西城一个人下车买的。

    季芙本来也想跟着下车,可是骆西城却让她待在车内,穿着高跟鞋走来走去非常不方便,都上班累了一天了,这时候该休息。

    季芙也确实累,便任由骆西城一个人下车去买,自己则待在副驾驶座上等他。

    明明一天下来其实也没做多少工作,季芙却觉得格外的累,等骆西城走了,她一靠在车座上就闭眼睡着了,本来只是想眯一会儿的,结果却真的睡着了。

    等骆西城买完水果篮和鲜花这两样东西时,一上车就看见了季芙的睡颜,还睡得非常熟,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疲惫的神情。

    他伸出手指,帮她整理头发,有些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脸颊。

    几个小时后,当季芙张开眼睛时,看到的第一个东西就是白花花的天花板。

    就在这时,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伸手整理着她的头发,“醒了?”

    季芙抬头望去,发现骆西城手上正棒着一本书,发觉她醒了以后,就将那本书放下,不过季芙还是可以看见那本书的标题和书封名字。

    “准妈妈十月怀胎指南手册?”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骆西城,“你怎么在看这种书?”

    “想更仔细的了解一下孕妇的十月怀胎细节而已。”骆西城说,紧接着又抵着季芙的额头,一手覆盖在她平坦的小腹上,“真舍不得要让我家季芙吃这么大的苦。”

    季芙不自在的别开头,“说起来都是因为你那次没戴套的错。”

    他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柔声的道,“确实是我不好。”

    “我最近觉得好累。”季芙说,“明明一天下来没有做多少工作,可是一躺下来就睡着了。”

    以前明明没有那么嗜睡的!

    “那是因为我们的宝宝在成长。”他温热的手掌爱抚着季芙平坦的小腹,“所以自然精力消耗得比较快。”

    季芙靠在骆西城的怀里,发问,“几点了?”

    她还想去探望一下老师的。

    可是骆西城却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温热的手掌直接覆盖在她的双眼上,“好好休息。”

    骆西城道,“明天再去探望也是一样的。”

    “可是……”季芙开口,“明天不行……”

    “明天十五了,我答应过我爸,每个月十五号要回去家里吃饭和探望他的。”

    下一刻,季芙伸手点住骆西城的唇,“你不准跟着去,你去了会吓到他们的!”

    而且也太突然了!

    可是骆西城却俯身蹭着她的脖颈,像一只忽然委屈的大狗狗,将削尖的下巴抵在她的肩上,“季芙,我很见不得人吗?”

    “你的家人和朋友我一个都不可以见,就连每次送你去公司,我都只能停在门口,不能下车送你进去。”

    “可是……”季芙不自在的说,“我们才交往了不到两个星期啊……”

    才两周时间,就要见家长,结婚和公告天下,这发展太快了!

    都已经超过了她和苏宁交往的那九年进度。

    骆西城还有哪里不满意的?

    她开口嘟囔,“我们发展已经很快了……”

    别人交往两周都不一定能赶上他们一半的进度。

    骆西城抱着季芙,“那我什么时候能见你爸?”

    他像一头黏人大狗狗般的蹭着她的脖颈,“我想快点把你娶回家。”

    让你冠上骆太太的名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隐婚是门技术活21.第21章》,方便以后阅读隐婚是门技术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隐婚是门技术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99uu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