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天生‘衰’命!

第30章 俊熙的烦恼(四)

类别:99uu优优 作者:瑟嫣 书名:[综]天生‘衰’命!

    秦萌最近很苦恼,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秦萌敏锐的直觉告诉她, 她最近貌似被人跟踪了。

    经过秦萌仔细观察,秦萌发现跟踪她的不是别人,正是鼎鼎有名的有民集团未来东家, 泰真集团、TBA电台股东,永恒娱乐公司老总,被誉为泡菜国近年来最杰出十大青年之一的柳昌贤。呵呵,是不是感到很意外。

    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的秦萌使了一个花招,转身之间, 就让逐渐往痴汉发展的柳昌贤无处遁形, 站到了自己面前。

    “我说, 嗯,柳大叔, 你很闲吗,居然玩起了跟踪这一套。或者说你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想跟我约会的缘故。”如今的秦萌明眸皓齿, 顾盼流转间自有一股与常人不同的气势。面容虽只算中等,但胜在明艳, 至少在柳昌贤的眼里, 秦萌是最美的。

    “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厚脸皮的柳昌贤根本就无视秦萌的面瘫脸, 顺杆子往上爬的拉着秦萌的小手, 再次含着一抹和曦的微笑,乐呵呵的问道。

    “咱们什么时候开始约会。”

    被柳昌贤这一招直接弄懵逼的秦萌瞪大了眼睛,错愕的看着柳昌贤这凑不要脸的家伙, 心中十分的纳闷,这位家中诸位评价甚好,外面风评也甚好的成功人士脸皮咋这么厚呢,这种凑不要脸的话居然也说得这么自然不已。她什么时候说过、什么时候答应了要跟这家伙约会了。

    瘫着一张小脸的秦萌被柳昌贤牵着上了一辆最新款的黑色跑车。跑车里,柳昌贤先是特别殷勤的想为秦萌系安全带,得到秦萌言辞拒绝后,柳昌贤只得惋惜的放弃这既能揩油又能献殷勤的打算。

    柳昌贤缓缓发动了跑车、等到黑色跑车驶向高速路,柳昌贤将驾驶模式转换成自动模式,这才侧头问坐在副驾驶、表情沉静的秦萌。

    “芯爱,咱们去哪约会!”

    秦萌看着一副正人君子模样的柳昌贤,那一直瘫着的小脸隐隐有开始抽搐的迹象。依着秦萌的脾气,她定是不会回答柳昌贤这凑不要脸的问题的。但良好的家教告诉秦萌,当一位衣冠楚楚、看起来像是正人君子的家伙问你话时,无论你心里怎么不爽,最好还是开口为好。于是心中不爽的秦萌想了想,最终还是咬着唇瓣开口了。

    “去看电影吧!”

    听闻这话,柳昌贤立马将自动驾驶模式转变成手动驾驶,握着方向盘,将黑色跑车差点开成了飞机。柳昌贤只是用时几分钟,便到了首尔市内最大的一家电影院。

    柳昌贤很绅士的邀请秦萌下了车,并特贴心的包了一间放映室。等到秦萌一声不吭的坐在了座位椅上时,柳昌贤出去了一小会儿,怀里时,双手提着两人份的爆米花和可乐。

    “你身体不方便,我特意让卖可乐的小贩没有往可乐里加冰块。”

    柳昌贤笑得特别的风光霁月,让秦萌黑线满溢的同时那质问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柳昌贤你这凑不要脸的家伙,你怎么知道本宫身体不舒服的,你这丫的天天不玩跟踪,是不是没事干啊!

    秦萌悻悻然地接过可乐,狠狠地喝了一大口,又顺手接过柳昌贤递来的爆米花,边看电影边吃了起来。等到电影终了,柳昌贤颇有些恋恋不舍的握着秦萌的小手,走出电影院时,眼尖的秦萌居然看到秦寿这丫的,居然带着一个长相居然跟前世善柔几分相似的妹子,有说有笑的走进了电影院旁边的咖啡厅。

    “我们去那坐坐。”

    不想跟柳昌贤详细解释自己、想了解了解秦寿感情生活的秦萌扯着柳昌贤就跟着进了咖啡厅,全然不知被她主动触碰的柳昌贤此时此刻的心情是多么的荡漾。秦萌专注于偷窥秦寿和那长相相似善柔的妹子的互动,柳昌贤专注于用炽热的眸光静静地看着秦萌。如此作态,倒让秦萌罕见的红了脸颊。

    “那个女孩子叫申幼美,是尹伯父大学时期关系特别要好的好朋友,这次申小姐回国探亲,据说申伯父特意给尹伯父打了电话,拜托尹伯父照顾好申小姐。料想申小姐和俊熙就是因此认识的。”

    “这样吗。”

    自从上了大学就难得回尹家祖宅,而是在外租房子住的秦萌颇为无奈的耸耸肩。早知错过了这种事,她一定会常常回祖宅报道的。

    等这个周末就回尹家祖宅看看尹爷爷好了。

    打定好主意的秦萌低声给柳昌贤说了自己在外居住的地址,便让柳昌贤开着他那辆低调奢华的黑色跑车,送自己回了自己在外居住的小公寓。

    秦萌本以为自己没了邀请的意愿,柳昌贤会乖乖地离去的。可到底秦萌低估了柳昌贤的厚脸皮。柳昌贤送了秦萌到公寓楼下,又说送秦萌上楼,等到上楼后,柳昌贤又说自己口很渴,让秦萌请自己喝水。

    “.......”

    站在门口,秦萌瘫着脸静静地注视柳昌贤几分钟后,意识到柳昌贤不达目标不会罢休后,只得认命的打开房门,将柳昌贤这牲口请进了屋。

    “要啤酒还是饮料。”

    “啤酒吧。”

    柳昌贤丝毫不见外的在客厅米色的沙发上坐下,含笑看着秦萌打开了冰箱,从中拿了一罐冷藏的罐装啤酒出来。

    “啰,啤酒。”秦萌将啤酒递给柳昌贤后,也在柳昌贤对面的沙发上入了座。正当秦萌纠结该不该顺便找个话题聊聊时,秦萌的手提电话响了。

    “喂?哪位?”

    秦萌的声音仍然冷然,好在打电话来的那人早已习惯了,并没有为之生气,反而高声吼道。“你这妮子,还问我是谁,别告诉我,你没备注我的电话。”

    秦萌拿开手机,瞄了一眼上面的备注名——蠢货后,卷曲起嘴巴,对着手机毒舌道。“蠢货,你打电话找我有什么事?”

    “喂,尹芯爱,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啊,连英雄哥哥也不叫了。”对话那头,崔英雄大呼小叫了一番,闹过后,到底对着电话说明了来意。

    “最近我们那不是要拆迁了吗,我们家的拆迁赔偿款算是最高,妈妈有点担心,便让我打电话问问你和恩熙。我是没打算问恩熙的,你也知道恩熙那性子,万一她好心办坏事就不好了。芯爱啊,英雄哥哥没打扰你的休息吧。”

    相比崔英雄的废话多多,秦萌直接切入正题,抓住重点问道。“那家房地产公司叫什么名字。”

    “好像叫昌盛房地产有限公司,听说他们公司的老总姓柳。”

    “姓柳!”秦萌若有所思的瞥向柳昌贤,得到他一个微笑后,秦萌了悟的对电话里的崔英雄说道。“放心好了,没有任何问题,你让妈妈安心的收下赔偿款就是。”

    “我会转告妈妈的,芯爱,你要注意身体,有空的时候记得回家看看,妈妈很想你。”

    “嗯,我知道,这个星期六我便回家瞧瞧妈妈。”秦萌略带怅然的挂了电话,坐回了柳昌贤对面的沙发上。“其实尹恩熙有句话说错了,她有两位妈妈没错,但我却只有一位妈妈。我想在我有生之年,估计都不会得到尹太太的喜欢,谁让我这个有钱人家的女儿,在平民窟里跟粗鄙不堪的贫民生活了十多年呢!”

    “别难过,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柳昌贤离开了沙发,大步的走向秦萌,用那对强健有力的手臂紧紧地环绕住了秦萌。浓浓地男性荷尔蒙袭来,头昏目眩之际,秦萌突然对柳昌贤感到了一分熟悉。

    “你到底是谁?”秦萌忍不住问道。

    “你可以叫阿贤哥哥,也可以叫我......”怀抱着生命中最重要之人的柳昌贤忍不住低头在秦萌额间印上一吻,在秦萌有些吃惊时,以吻封住了嘴。

    一吻结束后,柳昌贤紧紧地拥着秦萌,直到秦萌用力挣扎时,才又低喃道。“姑姑别动,让政儿好好抱抱你...”

    蓦然间,秦萌所有的挣扎都显得那么的可笑。秦萌面色平静,眼眸中却带着深深地不可置信。莫非,这让她感到有股莫名熟悉感的柳昌贤竟然是赵政的转世。

    秦萌不敢相信,却在想到和前世善柔有几分相似的申幼美时,慢慢地相信了这个事实。秦萌默认了柳昌贤对自己的动手动脚,更默认了一夜缠绵后,柳昌贤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

    到了周末,与柳昌贤处于热恋状态的秦萌便计划着回崔家一趟看望崔母。本来,秦萌是打算告之尹恩熙一声,在得之尹恩熙打算陪尹母去济州岛旅游时,秦萌便没有开这个口,只和秦寿、尹爷爷说了一声,便和柳昌贤一起开车回了崔家。

    到了崔家,柳昌贤还未将满满地一车子的各种类补品拎下车时,崔母便一脸激动的走上前来。“芯爱,你回来了。”看着秦萌那张明妍的面容,崔妈妈差点喜极而涕。

    “妈妈,我回来了。这是柳昌贤,我未婚夫。”

    秦萌指着忙碌搬运各类补品的柳昌贤给白霜已经爬满了鬓角的崔妈妈介绍道。被介绍人柳昌贤一改在外人面前清冷的形象,笑呵呵地跟着秦萌一道叫了声“妈妈”。

    随后走出崔家的崔英雄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个半死,指着柳昌贤哆哆嗦嗦的说道。“柳...柳昌贤...”这不是他让秦萌打听的昌盛房地产的老总名字吗。怪不得他家房屋拆迁款获赔最高,敢情还有这方面的关系啊!

    哆哆嗦嗦说不出来话的崔英雄因为不不礼貌的行为,被崔妈妈一巴掌给拍了个踉跄。“柳什么柳,这是你妹夫,态度给老娘放端正点,再用手乱指,小心老娘剁了你的狗爪!”

    “喂喂,妈妈,你这是区别对待,刚才芯爱还用爪子指人来着,为何换做我就不成了。”

    “因为你长得丑呗!”

    直接给了崔英雄会心一击的秦萌笑了笑,随即挽着柳昌贤的胳膊,与崔母说说笑笑的进了屋,至于在那哭天抹地、耍宝的崔英雄自然是哪凉快待哪,要知道秦萌是回来看崔妈妈的,而不是回来看崔英雄耍宝的。

    “芯爱啊,你和柳先生...”

    柳昌贤笑着打断了崔妈妈的话语:“妈,你叫我昌贤就好。”

    崔妈妈笑笑,又继而说道。“芯爱啊,你跟昌贤决定什么时候结婚啊!”

    “这要看芯爱的意思了,虽然我马上就想把芯爱娶回家,但芯爱如果不愿意马上结婚,我也可以等等。”

    柳昌贤算得上黏糊的情话让崔妈妈顿时笑开了花。“国法规定男二十,女子十六岁就能结婚,芯爱的年龄够了,早点结婚也可以!”

    一听崔妈妈也支持早婚,柳昌贤笑得更加光风霁月。“芯爱,听见妈怎么说来着,不如咱们早点把证扯了,到时就算你想出国留学,我也可以陪你去。”

    难道不结婚,我要去留学你就不会陪同了。

    秦萌晒然一笑,也没揭穿柳昌贤这厮的小心思,转而说道。“我无所谓啊,就怕柳伯父看不上我。”毕竟自己在贫民窟生活了十多年、几乎是整个上流社会公认的事实,集团财力超百亿的柳爸爸会同意吗。秦萌想,或许她跟柳昌贤在一起、估计会经历许多的波折。

    事实上秦萌差得没错,刘爸爸的的确确不太看得上原本是有钱人家小姐却在贫民窟生活了十多年的尹芯爱,但奈何柳昌贤这厮的功力太强大,就连柳爸爸都有点怕柳昌贤。害怕柳昌贤凶残起来、六亲不认的大魔王属性,柳爸爸又怎么会出言反对呢。

    所以来自于柳家的刁难没有出现,反倒是尹家这边,秦寿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我反对,芯爱才刚刚满十六岁,就跟一头老猪给拱了。拱了不说,如今这头老猪居然还想将芯爱这颗嫩白菜,连盆带土的端回家里去,有这么便宜的事吗。啊啊啊!!!”

    面对秦寿的义愤填膺,柳昌贤直接回以鄙视的眼神,根本不以为杵,直截了当的表示:“反对无效!”

    面对柳昌贤的肃杀之气,做过一世逍遥王爷、做过一世太上皇的秦寿根本就不会感动害怕,相反在强烈的杀气的刺激下,秦寿反而更加的战意莹然的表示,他家妹子绝不早嫁。到最后,还是秦萌的一声冷哼,才打断了两人剑拔弩张的对视。

    “哥哥和幼美姐什么时候订婚啊!”

    秦萌斜靠在沙发上,扬起唇瓣,略带揶揄的开口道。“如果不想订婚,直接结婚也成。”

    柳昌贤紧接其后,神补刀道:“你们可以考虑和我们一道举行婚礼。”柳昌贤扬起一张笑脸,笑得好不肆意。

    尼玛,好想打他怎么破!这叫柳昌贤的老男人,怎么这么讨厌啊!

    秦寿恨得咬牙,本想直接吼上一句‘谁要跟你一道举行婚礼啊’,来表明自己不为五斗米折腰、宁死不屈的精神的,但秦寿话未出口,便被老当益壮的尹爷爷拍到了一边。

    “昌贤这提议不错,哥哥妹妹一起举行婚礼,倒算一桩美事。”说着,尹爷爷转而问道。“昌贤啊,你是知道的,我这个孙女儿啊,自小流落到贫民窟长大,很是吃了一些苦,如今能遇到你,也算芯爱的福气,希望你能好好的对待芯爱,和她相亲相爱过一辈子。”

    自从尹享哲长大后,接管家族的企业后,尹爷爷就不怎么管事,但柳昌贤这个商纵奇才,尹爷爷却不陌生,有时候连老狐狸似的尹爷爷也忍不住感叹,世间怎么有这种凶残至极,如大白鲨一样在商海中、难遇敌手的存在。和柳昌贤相比,尹享哲虽然也算一位成就不错的青年,但太过感情用事却是尹享哲最大的败笔。

    尹爷爷看了一眼在旁乐得看戏的尹享哲,有些索然的摇了摇头。为了家族计,芯爱嫁给柳昌贤之事必成定局,希望和有民集团成为儿女亲家后,柳昌贤这个有民集团的少东家能看在芯爱的面子上,多多扶持尹享哲,他这个老头子不求家族再上一层楼,只求家族再辉煌一百年。

    想了想,尹爷爷干脆直截了当的表明了态度、直接一锤定音的道:“昌贤啊,你父亲什么时候有空闲,抽个时间,咱们见面、好好商议一下婚礼的细节。这婚礼是一辈子的事,可不能马虎了。”

    在柳昌贤眼里,秦萌本就是他心尖尖上的人,值得最好的。因此尹爷爷一提,柳昌贤就笑得特别灿烂的说道。

    “爷爷说这话真是深得人心,我爸爸也是这么想的,要不我明儿就叫我爸爸上门来商量婚礼的细节。”

    听到这,一直没插上话的秦萌也是醉了。好像她没同意嫁人吧,怎么就从到底结不结婚跨度到了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秦萌暗暗地翻了一记大大的白眼,眼神不经意地掠过秦寿时,顿住了。哥哥大人,我的亲哥大人,你掏出计算机在算是几个意思,是在计算把妹妹我卖了能获利多少、还是得亏多少是不是。一时之间秦萌脑子里就只有‘呵呵哒’这三个字刷屏!

    看到兄妹俩的互动,当了很长时间背景板的尹享哲噗嗤一笑,换来这对有时候脑回路一样奇葩的兄妹深沉的注视。

    “我说享哲哥啊,我怎么瞅着你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啊!”秦寿搂着尹享哲的脖子,大呼小叫道。“享哲哥,你在鄙视我对不对!”

    “那是错觉!”

    “你信你那就一个怪了!”

    秦寿虎着脸拍了拍尹享哲的肩膀,得到尹享哲给予的无语眼神后,秦寿又凑到秦萌的面前,揉了揉眼眶,将两只眼睛揉的通红时,秦寿眼泪汪汪的抓起秦萌的两只小手,可怜兮兮的说道。

    “妹啊,要不跟着咱们.......”话未说完,秦寿便果断的垂首不敢再看秦萌了。

    顿时,一群乌鸦从秦萌头顶呼啸而过。半晌过后,秦萌抽着嘴巴,无语至极的说道。“哥,你是不是又忘了吃药!”

    秦萌此话一出,本来及其看不顺眼秦寿那抓着秦萌两只小手的爪子、恨不得一刀给剁去的柳昌贤也乐了,干脆利落的神补刀道。

    “我知道首尔一家医院治疗精神病很不错,大舅子,要不要我帮你预定床位。”

    “那真是多谢你了啊,妹夫。”

    秦寿的回答亦是咬牙切齿,那一脸扭曲的程度让兄控的秦萌忍不住开始思索,虽说哥哥大人一直蠢蠢的,但这么毒舌哥哥大人合适吗。

    就在秦萌充满内疚的思索怎么安慰秦寿、表明自己不是故意时,与尹爷爷谈妥婚礼具体时间定在什么时候的柳昌贤不甘寂寞的开口了。

    “芯爱,婚期定好了,就是等待的时间有点长。”将手搭在秦萌腰间的柳昌贤感叹连连的说道。“婚期定在二月月底。”

    “来年吗。”对于柳昌贤这种想立刻马上就登记结婚、洞房花烛的家伙,来年二月底才举行婚礼的的确确是长了点。不过这个可真甚和孤的心意啊!对此,秦寿在一旁表示喜闻乐见。

    “不是来年,是今年。”

    今年闰月,二月共有二十九天。柳昌贤说婚期定在二月底,而今天是二月二十七号.....

    我屮艸芔茻......

    柳昌贤这厮真的凑不要脸极了。

    也是一脸无语的秦萌瞪了柳昌贤几眼,得到柳昌贤越发显得光风霁月的微笑后,秦萌白眼一翻,无语的道。“订婚仪式安排在来年二月底,爷爷你安排得很好。”

    “亲爱的,是婚礼,不是订婚。”

    柳昌贤试图还想争辩一二,可惜,直接被秦萌平淡的一句话给打败了。“先订婚,婚礼的话要等哥哥和幼美姐一起举行。”

    柳昌贤黑着脸,表示极度不情愿,无奈秦萌只得将杀招甩出。“当然,咱们先去登记结婚也是可以的。”

    “对,先去登记”顿时柳昌贤的黑脸消失,转而笑得异常灿烂的道。“芯爱,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咱们吃了晚饭就去民政局登记吧!”

    秦萌:“... ...”

    妈的智障,这时候民政局的工作员工早就下班了,而且大晚上的上哪登记!

    作者有话要说:  唉唉唉~~这估计再有两章就结束,下一个故事武侠走起~~(づ ̄3 ̄)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综]天生‘衰’命!第30章 俊熙的烦恼(四)》,方便以后阅读[综]天生‘衰’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天生‘衰’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99uu娱乐场